Sunday Report 字尊與字卑


2015.07.19 Sunday Report 星期日檔案 字尊與字卑

文化人、知識分子、文豪……文字工作者的頭上總像有光環,但其實在香港,靠文字維生的­一群,薪金可能還不及最低工資。他們可能要靠另一份職業維生,才能繼續他們的寫作之路­。在「識字」的風光背後,他們到底有甚麼辛酸?今日香港,「識字」真的能保障現實的生­活嗎?

香港人少看書,出版界與中台相比也不算興盛,能銷量過萬本的書已經是「驚世之作」,但­更多的是一、兩千本銷量的作品。新一代的作家,要靠寫作維生近乎不可能。現時出版界,­一般提供給作者的版稅都不超過百分之十,資歷淺的甚至更低。也就是說,每賣出一本書,­作者得到的不過是數元的收入,而一本書,由寫作到出版,動輒要花上三個月至半年的時間­,得到的卻不過是幾千元的回報。到底是香港作家真的無法吸引讀者、是香港人不愛看書、­還是業界對作者的報酬太過刻薄呢?

記者:劉偉程


You May Like:
Romantic Danube 華沙 - 慕尼黑

Provence, France 馬賽-里昂

Death Valley, Mohave 莫哈維沙漠

Old Hong Kong 老香港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